客服热线: 400-6880909
本网站支持IPv6    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企业动态 > 公司新闻

云南信托董事长甘煜:金融创新不能绕开监管进行套利

2020年,信托业依然在艰难转型中,而作为企业内生发展动力,或者说可持续发展的隐形力量的信托文化,越来越受重视。

不同的信托公司逐步探索出差异化的发展路径。在外界看来,云南信托的转型已经有一些亮点,不仅在创新业务上加速科技赋能转型,而且在企业文化上形成了科技创新文化特质。在这一过程中,他们是如何构建信托文化,又是怎样看待创新与监管的关系,应当如何应对信托业务转型的机遇和挑战?

近日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专访了云南信托董事长甘煜。这位在央行与原银监会任职多年的信托公司高管,曾在银行体系负责合规法务工作,拥有多年的监管和银行从业背景,对信托业的转型发展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和思考。

谈监管与创新:不能打着创新旗号套利

《中国经营报》:现在信托行业很重视信托文化建设。你有10多年的监管从业经历,这会不会让你对信托文化的理解,与其他从业者有所不同?你对信托文化建设有哪些思考?

甘煜:首先,要在行业内厘清“什么是信托文化”,要重视诚信、专业、勤勉、尽责的价值理念,同时,要基于受托人定位来发展信托业应有的文化。

万事开头难。从信托业来看,要建立一个良好、正确、长远的信托文化,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。具体到一家信托公司来看,信托文化的建设,要先想清楚自己要做什么?为什么要做?怎么做?这些是需要深思的基础问题。

在实践中,信托文化建设会遇到一些难点,需要上上下下各个层级都清楚信托文化的定位,让诚信、专业、勤勉、尽责的做事风格,深入浸染到大家的脑海里。以此为基础,信托公司要将文化建设与公司战略、业务发展规划、考核激励机制等内容真正有机地结合起来,乃至在产品的设计、营销、管理等环节,都要受到信托文化的浇灌。

目前,云南信托正在制定未来几年的公司新战略。高管层和各个团队负责人多次反复讨论,达成共识,要把信托文化融入到公司战略之中。接下来,要将这些共识向下传导至基层,向上汇报至股东,获取支持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大家对云南信托有一个比较深的印象,就是创新方面比较有特色。你怎么看待金融创新跟金融监管两者之间的关系?

甘煜:创新与监管的关系是一个发人深思的问题。创新有很多种,按经典教科书定义,其中也包括以规避监管、追逐利润为目的的创新。创新总是希望打破现有格局;而追逐利润的创新,经常想要绕着监管走,这种做法某种程度上有市场需求、有生命力(所以才能走得下去),但是我们需要评判:这一创新的结果是否有利于全社会,是否有利于资源的有效配置,是否能提高服务民生的水平?不能打着创新的旗号,绕开监管进行套利。

在上世纪90年代,美联储前主席保罗·沃尔克曾说自己这辈子看过的、具有真正经济价值的金融创新只有一个,那就是ATM机。但是,现在随着电子支付的出现,ATM机也即将被淘汰。可见,创新肯定要满足潜在的市场需求,这是进步的源泉,也是创新的正向特点,但是它带来的社会效益如何?有没有负向影响?如果有,就需要监管跟进。创新可能是应对监管的结果。等创新出现后,监管也会对创新做出一个应对。

如果说创新确实是符合社会整体利益的帕累托改进,监管肯定会鼓励、支持这种创新,让其成为一个常态,但是,如果创新与其他的利益发生冲突,特别是公司的创新与个人或者整个社会的利益发生冲突时,监管会对此做出调整。客观上看,创新在前,监管在后。创新者多追求利润目标,而监管则追求公平秩序目标,可能会让创新的事物先出来“飞”一会儿,看看到底会怎样,然后对其性质做出定义和评判,并采取相应的措施。

谈核心竞争力:以差异化策略进行错位竞争

《中国经营报》:云南信托的竞争力是什么?

甘煜:云南信托的资本实力有限,竞争策略是避免(与“劲敌”)正面交锋,要以差异化策略进行错位竞争。

以往,大多数信托公司介入地产、政信业务时,云南信托没有参与,所选择的路径是错开赛道,去发现新的领域和风口(比如消费金融)。与中大型信托公司相比,我们没有硬碰硬的竞争力,但是,我们不断在细分市场领域向纵深挺进,以细分领域的灵活创新发展,作为公司竞争力所在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云南信托的消费金融业务做得很有特色。不过,近期出台了民间借贷司法保护利率下调等一系列的监管政策,这会不会制约信托在消费金融领域的长远发展?

甘煜:信托公司的消费金融业务一路走来,确实不易。利率调整对于云南信托的影响,某种程度上算是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,因为我们的消费金融业务也在转型。

消费金融的违约率较高,加上信托资金的成本高,所以该业务不能全是我们直接以信托资金进行放款,而要跟具有资金成本优势的银行机构进行联合贷合作,同时,辅以我们的科技赋能优势,提高风险识别能力。我们做风控,他们提供资金,这样的模式不仅能将整体的成本降下来,而且利于共同降低风险。

相比传统信托业务,消费金融业务的资金使用成本、获客成本、贷后管理、催收、客户违约等综合成本都较高。云南信托希望贴合消费场景,主动把风控的抓手放在自己手里,这有利于大幅降低风险识别难度,而与银行等机构的合作,可以压降资金成本,乃至获客成本。

总体而言,聚焦在有场景依托、风险可控的领域,这是未来云南信托消费金融业务的发力重点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消费金融能否精准到达实体经济?

甘煜:举个例子,前些年国务院发文,要求支持物流产业的发展。当时我们针对汽车金融领域,找到一个市场痛点:长途货运的过路费、加油费,让货车司机承担了很大的资金垫付压力。我们找到了整合数百万个货车司机群体的平台机构,共同开展了针对过路费、加油费场景的消费分期业务,这便是践行了信托服务实体、改善民生的普惠金融理念。

在消费金融方面,为了探索紧密贴合场景的更有效模式,我们走了一些弯路,但坚持要走正路,不能走邪路、歧路。


诚信引领未来    专业创造价值

400-6880909 周一至周五9:00-11:30 13:00-17:30
立即预约
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_国产欧美亚洲综合第一页_国产日韩欧美有码在线视频